Irukokoko_NKM

(´・ω・`)Irukodesu☆
米老板万岁!!米老板是我的!!
温润如玉的谜医生的头发由我来组成
E老板是信仰
希望陆夫人能好好吃饭乖乖睡觉
□☆□□☆□□☆□
吃E陆 狛日 御成御 板车组
黑篮全职相关 东方厨 音游狗
没有产出_(:з」∠)_可能会堆点杂物
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

自娱自乐

军训后遗症
没人认识的rps
圈地自萌的存档

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

分心

🌹🍋🌹无差

对一群平时走路都可能平地摔的姑娘来说,正步原地踢腿练习比那些长得奇形怪状的外语单词难以上手多了。看着一列迷彩服中平衡能力不强的那一两个努力保持平衡的样子,他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,却又被那些晃晃悠悠的姿势逗得想笑,赶忙转过头去抿住了嘴。

“戴磊。”

目光一抬,他看到连长在十几米外,正向着他踏步走来。稍微收敛了下眼里的笑意,他赶忙挺直了背,贴紧了手,站了个标准的军姿,顺从地回答了他。

“到!”

站得服服帖帖的他,思绪却不受控制地飘上了天。

连长真白呀。

比自己小一岁,更早入伍,还被经年累月的训练磨出了一幅中年人的皮相,肤色却一点都不像个经验丰富的军人。他第一次见连长的时候,就为这奶白奶白的肤色所震慑了,甚至以为他是个娇生惯养的文艺兵;相处了几年之后,他才渐渐发现连长白里透红的皮肤下面,一股坚毅又温柔的暖流一直缓缓地流动着。

他记起自己入伍几个月后的一天,几个兄弟伙着连长一起去澡堂子洗澡,他刚好和连长用着相邻的花洒喷头。他正一如既往地搓着头发,一只白嫩嫩的手突然伸了过来,轻巧地点了点他锁骨上方已经变得明显的肤色分界线。

“不错啊,经过几个月的努力,终于也有军营男人的印记了~”

他略感尴尬地退了一步,瞥了一眼这个天生白白净净的人,嘴上却不闲着:“北京的太阳的确挺辣的,前段时间晒伤了,现在倒是好了很多。”

“晒伤了?待会儿来找我拿点晒伤药吧?日子还长着呢,平常不注意点,以后可有得是苦吃。”始作俑者站在旁边的花洒下冲洗身上的泡泡,一缕缕水流混着稀释了的白色泡沫,从挺直的后背滑下窄窄的腰际。

这么几个月来,身边的兄弟都黑了好一截,就眼前这个人几乎没什么变化。这样想来,真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有晒伤药,明明是天生晒不黑晒不伤的体质…

“戴磊?”

他像是被从海底拎出了海面,一下子没回过神来;又看到连长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面前,一双浅色的眸子浅浅地看着他。他赶忙咽了口口水,把刚才脑海中的回忆扫去一旁,用端正的站姿表达对之前分心的歉意。

“我看你的学生们正步踢得还行,继续鼓励着啊,”在训练场上游荡的男人无意识地用手指摩挲着对讲机,目光好像正扫过举着左腿练定位的第一排姑娘们,“尤其是这个第一排,表现都还不错,也还挺刻苦,就是眼神老飘来飘去的。”

他低声应和着,看到几个学生急忙把目光从他们所在的方向挪开,装出一直认真训练的模样。他又咬了咬唇,却还是没掩饰住声音中的那一丝笑意。

“对讲机里叫你呢。”

“…没有吧?”迟疑的语气。

“叫了,二连三连五连六连,向主席台报告应到实到人数。”

“…你们班齐了吗?”微妙的停顿仿佛暴露了说话者内心的一丝窘迫,他感觉到他的连长正在用自己的方式转移话题。

他在心里笑出了声,又顾忌着学生和领导,不敢表现得太明显。

没想到啊没想到,原来不只是他一个人在分心。

评论